台科大 - 97暑期山地服務隊 

 

或許誠如李教授所言

由我們一群在都市長大的「大孩子」

去山區部落教原住民小朋友玩大地遊戲、帶團康等

是一件多此一舉的事

山上的孩子,沒有那麼多漫畫、電腦、電視的束縳

(根據我的經驗,其實還是有的,有些小朋友對演藝圈的動態知道的比我還多)

在山野間跑跑跳跳、利用大自然的奧妙來玩遊戲

可能遠比我們帶來的「育教娛樂」來的強多...

 

我想我大概知道李教授的意思

他是想表達因著學校壓力而去施行的「志工服務」

並不是良性的"長久之策"

而名不符實的「山區服務」

則還遠不如將時間用在我們身邊真正需要幫忙的人

但要一桿子打翻一條船

完全否定我們這些在學校曾經"服務"過的人

似乎又不是那麼的適切

 

跟據過去在台科大修習過兩次「社區服務」的經驗

我相信有不少人選擇此一門課是為了輕鬆拿學分(每週兩小時,1學分)

另外我聽說台北護理學院有硬性規定學生必須服務一定的時數

在這樣利誘或是強迫的政策驅使下

或許沒辦法真正培養學生「捨已為人」、「關懷弱勢」的良善觀念

但我以為,這些並不失為一個正面經驗的累積

 

對我來說,那1~2個無關痛癢的學分

成了逼迫我去做那想做卻一直遲遲沒有去嘗試的力量

"慈濟回收站"、"人安基金會"的志工服務以及"公館國小"的陪讀服務

或許不是那麼的重要、畢業後也沒有持續

但依舊帶給了我思維上的轉變

開始去想,自己能夠給予別人什麼?以及「回饋社會」四個字

我一直記得歐巴馬總統競選時的一個政見

「降低大學教育的門檻,減免學費或給予補助,相對的,學生必須在就學的期間去參加社會的服務工作」

當時他說:「國家投資你們,你們也要投資國家」

這或許也是利誘或是強迫性的"服務"

卻是從"小小的好事"可能邁向"大大的好事"的一大步

 

再者.談到「山地服務隊」

小弟在畢業前也有幸參與了一次

我得老實說,我覺得我們這群參與服務的人

得到的東西遠比我們服務對象得到的來得更多

多此一舉的"團康遊戲"

卻是我們這群大學生花了1~2個月的時間

從分組構思、製作道具、實地演練、採排等,一步一腳印的規劃出來的

不但得到了課本上沒有的經驗也結交了一群擁有革命情感的好朋友

對部落來說可能顯得有點白痴的"唱歌跳舞"

我們也是花了1~2個月的時間學習、練習

那是我們認識原住民文化所跨出的第一步

也是接納、認同原住民文化的友好象徵

不可否認的,小朋友們其實也喜歡在寒暑假有大哥哥、大姊姊來和他們一起玩

對於部落總要忙於生計的家長或是只剩下爺爺奶奶的家庭

這些大哥哥、大姊姊正好也成了督促及輔導寫作業的對象...

雖然只有七天,但我相信我們一定帶給了他們些什麼美好

 

李家同是一位我很尊敬、欣賞的教授

拜讀他的作品和短文總是能有不少啟發

但這次我真的認為他失言了

很希望他能認真的去看,我們付出的努力並不是白費

 


 

附上網路新聞稿:

 

原鄉服務是白痴? 大學生:李家同不應否定熱忱

 

前暨南大學校長李家同日前質疑,到偏遠山區部落服務的大學生,有騷擾原住民的嫌疑,甚至還用白痴來形容唱歌跳舞帶團康的行為。雖然李家同事後承認用詞過當,不過還是有學生出面表示,他們所設計的營隊內容包括自然生態、英文和社會等課程,並不是只有唱歌跳舞。(李人岳報導)

 

前暨南大學校長李家同在出席陳樹菊新書發表會時,談到為偏遠山區部落服務的大學生,有騷擾原住民之嫌,更說帶原住民小朋友唱歌跳舞,會讓這些孩子認為來了一群「白痴」,此話一出又引發爭議,雖然李家同承認用詞過重,但沒有惡意,不過還是引發部分學生的反彈。台北教育大學學生高杰表示,她們設計的原鄉服務內容包括了自然生態、英文和社會等,李家同的說法讓他們感覺委屈。

 

同樣來自台北教育大學的張靜欣也說,從自己的經驗中,可以體會到原住民部落的小朋友其實樂於學習各項課程,也從中得到成長。同學們認為,李家同不應該數落或否定學子的熱忱,李家同的批評讓學生很受傷。

更新日期:2011/02/22 18:35
 

 

又失言?李家同:大學生山區服務 像白痴

 
台東的愛心菜販陳樹菊出書了!而且銷量不錯,才上市就己經賣到第十刷,而且她還發願,所有版稅都要用做公益,今天新書發表會,連總統馬英九都來站台打氣,但另一名來賓李家同,再度語出驚人,明明是想要激勵大學生多學習陳樹菊捨己為人,但沒想到居然形容進到山區,做偏鄉服務的社團同學,是騷擾原住民小朋友,因為小朋友已經很會唱歌跳舞,不用人教,現場一片譁然。

前暨南大學校長李家同:「是不是叫團康?帶他們唱歌跳舞,其實我可以告訴各位,這些(山區)小孩子常常認為,我們來了一批『白癡』。」

用白痴形容到山地帶活動的大學生,台下一片錯愕,還反應不過來,原本是愛心菜販,陳樹菊阿嬤的新書發表會,李家同話匣子一開,甚至點名台大。李家同:「絕對不需要你是台大學生,來帶他們去玩耍,何況只玩耍一個星期,把他們『騷擾得不得了』。」

記者:「山區服務也有傳達知識…。」李家同:「一個禮拜!only一個禮拜這算什麼!」記者:「可至少沒有陪伴來的好…。」

用騷擾形容偏鄉服務,李家同不改大炮本色,看到陳樹菊奉獻生命做好事,有感而發,炮轟部分大學生做社區服務,是為了抵學分,要不就是三分鐘熱度,原本用意是希望大學生多學學陳樹菊阿嬤,但話聽進台大學生耳裡,紛紛據理力爭。

台大學生:「應該很少社團只去一兩次吧,我聽到的大部分社團,都長期去,他們就是有人在交替。」

原本陳樹菊還語帶哽咽感謝大家支持,發願繼續做好事,場面感人,但因為李家同脫稿演出,沒激勵到同學,恐怕讓爭議言論,多添一樁。

更新日期:2011/02/21 20:00 王博麟

 

大學生教原民團康 李家同:像白癡

 

入選美國《時代》雜誌二○一○年最具影響力百大人物的台東菜販「樹菊阿嬤」昨出版《陳樹菊──不平凡的慷慨》新書。總統府資政李家同致辭時,批評現在很多學生行善,是因學校要求做公益,因此到老人院陪老人下一小時棋,時間到,就請老人簽名然後走人;還有大學生到原住民村落教小朋友一星期的團康,但山上的小孩誰不會玩遊戲?「還覺得這些大學生是白癡,來教我們玩。」

李家同昨晚受訪時坦言,自己講「白癡」是重了一點,但沒有惡意。 

讚揚陳樹菊行善 

李家同說,「這種到山上帶一星期團康活動不是行善」,把每一天奉獻出來才是行善,「像陳樹菊行善,捐的不是錢,而是寶貴的時間,這是別人學不到的。」 

台大醫學院社會服務團成員、法律系五年級學生阮俊達昨說,不少大學生到偏鄉、原住民部落輔導學童後,會抽空回去探訪,互動時間遠超過假期的付出,絕非做表面功夫,李家同的批評並非全貌。 

《不平凡的慷慨》由陳樹菊口述,記錄陳的成長歷程。今年六十歲的陳說:「生命最好的方式,就是完成我想要完成的事,然後在工作中倒下來!」出版社寶瓶文化表示,賣書所得將全部捐出成立「陳樹菊慈善基金會」,陳才同意出書。 

馬英九總統出席首度針對大陸首善陳光標高調來台捐款之事回應,馬說:「行善可以不高調,但揚善不可低調,也許每個人心中的善念,都會因此被引發出來。」 

李家同引發爭議的言論 

◎只有笨蛋才看PTT 

◎看網路文章讓人變笨 

◎成功者不會花太多時間在臉書上,浪費太多時間只會失敗 

◎靠外貌走秀、為商業產品代言,是庸俗到極點的工作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更新日期:2011/02/22 06:30 蘋果日報 【徐珮君、陳威廷╱台北報導】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叮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學生是一個大集合,你不可否認如同李校長口中這樣的學生多了。

    我覺得會與李校長這樣的話計較的話就是對於你自我的行為不夠肯定,以我而言我就覺得他不會是指我。
  • 這篇只是針對新聞發表經驗和感想
    並不打算計較些什麼
    雖然大學生是一個集合
    但會為了社會服務投入這麼多心力去準備去實踐的其實並不多
    一竿子打翻一艘船的並不是在下
    況且人非聖賢
    有時候難免言多必失
    這也算不了什麼

    叮噹 於 2011/12/08 02: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