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諸神人(舊).jpg    宇宙諸神人.jpg 
          舊版封面                            新版封面

 

出版社:
貓頭鷹書房

 

 內容簡介:(轉載自博客來)
在希臘人眼中,世界是怎麼形成的?宙斯又是如何成為諸神之首?潘朵拉究竟是何方神聖,能為人間帶來一切災厄不幸?奧德賽的旅程終點又在何處?

古希臘研究權威凡爾農教授以其深厚知識,重新解讀這些存在千年的古老傳說,從天地的起源到女人的誕生,從歐羅巴的冒險到伊底帕斯的命運,宇宙之神宙斯的狡猾、特洛伊戰爭的人性、戴奧尼索斯的縱情,神、人在愛情與戰爭中糾纏浮沉。隨著章節的鋪展,我們將對一些較不熟悉的神祇擁有更多的認識,與普羅米修斯分擔他的苦刑,也跟著尤利西斯四處遊歷。

與一般坊間書籍不同的是,作者希望藉由口述者的角色,傳遞、保存古希臘的珍貴遺產。他認為神話故事是活生生的,並不只是一般的故事,意義也不僅在文獻紀錄、研究考證,它們必須不斷被講述,代代相傳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否則就只是棄置於圖書館書架深處、一篇篇僵死的文字。

本書結合了說書人與研究者的角色,跳脫龐雜艱深的學術論述,引領我們隨著情節去感受其中的戲劇張力,重新體會希臘神話故事的豐富與樂趣以及蘊含的人類智慧。精采流暢的故事情節,讓人有如在讀章回小說一般不忍釋卷。除此之外,我們更可看到在文化的詮釋與解讀下,希臘神話所展現全然不同的新面貌。

 

作者簡介:
凡爾農(Jean-Pierre Vernant)法蘭西學院名譽教授,古希臘文化研究權威,自詡為「哲學-歷史學家」,可說是當今法國知識界中,少數能夠頂著「知識份子」頭銜而當之無愧的人。他精通古希臘的哲學、神話、悲劇、歷史與宗教等,原本專攻哲學,五○年代轉向社會學與比較人類學,並投入古希臘研究,研究領域跨越哲學、歷史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因此豐富了他在希臘神話的研究與詮釋。凡爾農教授目前已有二十多本相關研究的專書出版,如《古希臘的神話與宗教》、《神話與政治之間》,在法國受到一致的好評,「世界報」及法國電台也經常討論他的作品。

 

讀後心得:
(轉載自小編大三"古典希臘文化與思想"課程期末報告)
首先,會選擇這本「宇宙、諸神、人」是因為在看了老師所發下來的講議 - 作者凡爾農所寫的序之後,發覺它應該是一本用字比較淺顯的書。可能是因為翻譯的關系,在看哲學、悲劇、宗教的講議時,總覺得它們都太文縐縐了,讀起來太艱澀難懂、太抽象。而凡爾農所述,為孫子說床邊故事的感覺很好,正如老師和助教,用說故事的方式讓我們來進一步了解神話故事。還有一點,選這本書,其實在內容方面也會涵蓋「伊里亞德」和「奧德賽」,不過在讀完之後,此書在奧德賽的敘述比較多,而依里亞德的內容則幾乎隻字未提。 

老師當初發下這篇講義,似乎是想讓我們了解神話故事從不同的人口中說出,就會有不同的版本。但是除此之外,這篇講義中有提到話語和文字這兩種表達的形式,有不同的思考方式及表達方式,它們所呈現的內容往往也大不相同。這些敘述和我心中產生了不少共鳴,因為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常常都在不同的情況選擇運用話語或是文字。文字通常較為優美,傳達給別人的意境也較為深遠,在讀文字的時候能讓讀者去想像某種情境,對於內心感情的表露也往往是話語和肢體所不能及的,所以我們才會常常用書信、留言來表達內心的情感;而至於話語,是人與人一般在溝通的媒介,透過話語和肢體能輕易的表達我們的一些想法和敘述事情的來由,人們對於話語的接受度也較高,但是卻不容易充份表露出內心的情感,可能是因為害羞、不好意思或是思緒沒有經過整理。如果把話語一字不改的記錄下來變成文字,讀起來就會有種贅餘感;而把文字直接用話語表達出來,也會令人覺得太過生硬。像對於上台報告時,這就是很重要的一環,千萬不要照著講稿念;這也考驗著老師講課的功力(有些老師就是會照本宣科)。 

神話一開始所述世界的形成,十分的有趣,說天空和大地原本是粘在一起,後來受了外力才離開,形成了天與地間的容納萬物的空間。而和其它的神話雷同,認為大地孕運出萬物,所以認為其為女性,而天空自然就是男性了。至於天空壓覆在大地之上,似乎也道出人類最傳統、最基本的性愛姿勢;當他們分離之後,也將雨水引申為男性的精液,注入大地和大海,孕育出新的生命,我想應該都是從觀察人類活動後所創作出來的,這應該也是希臘擬人神的特點;又或許這就是大自然的奧妙,跟一切的生態是如此的相似。 

不曉得是作者的偏見,還是原本神話作品裡就有的觀念,人類的第一個女性 – 潘朵拉,也就是所有女性的祖先,被冠上許多黑暗的性格 - 貪婪和偷竊,裡頭述說男性辛勸的工作,而女性則是浪費無度、貪得無厭、永不知足,而利用她美麗的容貌和搖曳生姿的身段引誘男人則是為了穀倉(金錢)。如果這只是作者個人的看法,我則會很同情作者,他一定曾被女人騙的很慘,以致於有了孫子、年老之後寫書還會帶入這樣的負面情感。但若是希臘神話所表達的,我覺得在早期就充份的對女性有觀察和了解,但是似乎不夠客觀,就算到現代,仍然有許多女性或許像他們所形容的一樣,但並非是全部的女性;而在西方和東方的觀念則也有不同,在中國和日本的傳統中,女性的個性通常較為勤儉持家,地位卑微,雖然也有像妲己那樣魅惑人心的妖女,但是希臘神話說潘朵拉的後代都有此性格就未免以偏蓋全了些。這邊還有提到女性的強烈性慾,我覺得這樣一來又可以和奧德修斯的妻子 – 潘娜洛比作為比較,潘娜洛比也是女性,可是她在奧德修斯離家的20年內仍堅守貞節,沒有輕易的屈服於追求者,和神話所述的大多數女性相比,更顯得她的特別、出眾。而潘朵拉的美貌與黑暗的性格和她所放出來的無形災禍,似乎又象徵著人類生活的表裡不一;我覺得這樣的問題在有了網際網路之後就變的更為嚴重吧,有人說網路表現著最真實的自我,但我覺得有時候網路的虛擬空間反而使人造就了一個新的自我。我比較喜歡成為一個表裡如一的人,雖然不容易做到吧(上課我就比較不善於發言),但至少不想相差太多。 

在特洛伊戰爭這段,提到天上的神認為地面上人類太多,太過吵雜,於是就發動戰爭,解決人口過多的問題。這個觀點從現在的角度看來還滿好笑的,因為現在世界上的人口這麼多,那不久之內應該會有大型戰爭發生囉?而20世紀內就至少爆發了2次世界大戰,似乎也沒使人口問題得到徹底的改善,這樣不是每過個幾十年就要發生大戰嗎?乾脆一次將世界上的人口減少為上古時代的量算了,我個人認為這樣對地球也比較好。這段還有提到特洛伊王子帕里斯是給母熊哺育長大的說法,和羅馬神話中羅馬城的建城者Romulus的故事有異曲同工之妙。說到人類如果見到神祗的真面目就會遭遇不幸,如看到雅典娜之後就瞎眼的先知 – 泰瑞修斯以及和愛芙羅黛蒂交歡而失去一切的安奇歇斯,對於現階段並無特別依戀或牽掛的我,或許還想體驗一下安奇歇斯的遭遇吧,我想看看神祗的樣子,也想知道代表美和愛慾的女神究竟是什麼樣子,和人類的女人有什麼不同?或許就算我的生命馬上就要結束也會覺得不虛此生吧,不過也許代表美的女神真面目其實是奇醜無比也不一定。就像阿基里斯一開始的想法一樣,現在的我寧願生命短暫的發光發熱,也不願一輩子暗淡無光;但若是有了令我眷顧的家庭,我就寧願一生平凡無奇的和家人一起幸福的生活著,就像奧德修斯那樣捨棄永恆的生命和無盡的知識一樣。 

在奧德賽的這個部份,敘述比較多,我個人覺得自己和奧德修斯比較像,雖然我並沒有他那樣過人的機智和武勇的力量,不過我和他一樣都勇於嘗試新事物,對於沒體驗過的事情都充滿著好奇心,而且其實我也慶幸自己不如他那般的狡詐、詭辯。還有我不喜歡奧德修斯的地方,就是他在旅途的過程中,和一些女神、仙女享受了過長的歡愉時間,尤其是在卡呂普索島上的7年,和潘娜洛比相比較,就會覺得他其實對不起他的妻子吧,他的妻子是那麼的貞節,而他則是在島上和仙女相愛戀,享受了7年的歡樂時光才又想起對家的思念,說不定是那樣的生活過膩了才想回歸他的家鄉,這樣的想法我就不能苟同了。而兩個仙女琦爾珂和卡呂普索在個性上也有很大的不同,前者在奧德修斯要離開時並不強留,甚至還給他們食物和水並告知重要的提示,有種大家好聚好散的感覺,我比較欣賞;後者則是極度不願他離去,在宙斯的權威下才不得不放人。整個奧德修斯的旅程,我覺得神祗做了非常大的干預,不管是好是壞,很多事情都是神祗在背後操縱,我覺得並沒有顯現出人定勝天的感覺,反而透露出人如果沒有得到神祗的些許幫助,其實是無法順利成功的;以現代的角度來看,我會把神祗看成運氣吧,現實生活中,缺少了運氣就算再有能力,其實也不一定會成功。 

在底比斯的故事中,我看到了種下龍牙和生出戰士Spartoi的由來,之前在演Jason&Medea的故事時,我一直看不太懂那一段以及Medea為什麼知道要用石頭讓他們自相殘殺,原來是從”歷史”得到的經驗。我在想,從土地裡生出的純粹戰士和Sparta會不會有什麼關聯?因為Sparta也是以饒勇善戰聞名,而且名字也很相近。還有Spartoi這個字似乎也可以翻成「史巴托」,那麼就和知名網路遊戲 – 天堂中的怪物有異曲同工,史巴托雖然長的像骷髏,可是它的特性就是會從地面突然冒出來,並且在快死掉的時候躲回地底,應該也是從希臘神話所創作出來的。 

最後在伊底帕斯和裴修斯的故事中,我發覺人們對於神諭似乎太過尊崇。當神諭說你的兒子、孫子將危害你的性命、地位時,就會不顧骨肉親情,想辦法致他們於死而不弄髒雙手或是囚禁,不過僅管做了這些殘忍的事情,還是難逃神諭的預言。那麼,為什麼不乾脆接受這個命運或是事實呢?又或者是害怕神諭所做的行為,其實也是命運的一部份呢?如果沒有丟棄伊底帕斯,他應該就不會從科林斯回來而弒父娶母吧;如果沒有囚禁戴娜雅,可能生出的小孩就不會是宙斯的,也沒有那麼強的能力威脅到自己。這裡還是表現出一種僅管人類做了很多努力,還是難逃命運的安排,人的能力是多麼的渺小。而伊底帕斯娶母和潘娜洛比的追求者,可以看出死了丈夫的王后只是權力地位的附屬品,那些人想要的並不是王后的人,而是她繼承的國家;推算喬卡絲塔16歲生伊底帕斯好了,伊底帕斯就算16歲回來繼續王位,娶的母親也已32歲了,以現在的觀點看來,16歲和32歲也算是很大的差距了,潘娜洛比和追求者的年齡差距應該也差不多,所以我不認為那些年輕的追求者是衝著王后的美貌而來的。 

最後看完這本書之後,看到裡頭很多不同版本的故事,讓我對希臘神話故事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看故事的時候腦中也會和不同的版本或是現實生活做比較,讓腦袋瓜去思考更多的東西,很棒。另外要謝謝老師開了這麼一堂課,雖然真的算是很操的通識課,可以也獲得了很多東西,現在,和朋友一起去吃飯冷場時,我已可以說幾個希臘故事來暖暖場,嘿嘿! 


                           2007.12.24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叮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